您当前的位置 : 江西 > 图说江西
一个深度贫困村的“深度”之变
2018-01-04 10:00  来源:中国江西网  
从修水县城驱车出发60多公里,近一个小时的路程后抵达黄龙乡,再经过只能通过的一辆车的盘山公路穿梭了近半个小时,终于抵达位于黄龙山腰的太阳垄村。太阳垄村位于赣、湘、鄂三省交界之地,有村民412户,总人口1918人,外出务工375人,贫困户总数65户,贫困人口总数达225人。
“平均海拔600,这里可算是我们这个山区县海拔最高的村庄,虽然自然风光独特壮美,但山高路窄,车辆进出不易,村民要出行只能依靠步行或者摩托车到附近村做班车。交通不便限制了经济发展。”陈默,修水县卫计委信息股干部,2017年初以“第一书记”的身份来到这里。“第一书记既是一个称谓,更是一种职责和重任。”说这话时,陈默正在去探访贫困户熊杏生的路上。
今年60出头的熊杏生住在一个不通水泥路的山坡上。“因为穷和一直没有走出大山等原因,一直没有讨老婆。在我们这个村,因贫穷导致一辈子未娶的单身汉,就有近20个人,也被外面笑称为大山里的光棍村。”
“熊杏生的土坯房子年久失修,有半间房已经垮塌了,现在木杆支撑着。按照标准他将搬入低海拔处的安置点,这次我去找他就是谈年底搬家的事情。”在对贫困户对分类信息中,熊杏生的致贫原因是长期慢性病、缺乏劳动力、缺资金等。
熊杏生住的土坯房里,做饭取暖都是用火塘,他之前对搬入安置点一直有犹豫,经过陈默的多次拜访,今天他终于说出了原因,原来冬天来了,他怕新房里无法烧柴取暖。陈默答应他给他安装取暖设备后,他才同意搬家。“对于熊杏生这样的贫困户,我们采取的是兜底先行。因为身体不好缺乏劳动能力,年纪也渐渐偏大,搬入安置点后解决了住房问题,熊杏生还有每年几千元的各类补助,再加上基本医疗和免费取药等,他就可以满足基本的生活了。”
在精准扶贫的工作中,扶贫干部们将每个贫困户家庭建档立卡,写明致贫原因和扶持政策,还标上对口扶贫干部的姓名、职务和联系方式。因病、因残、缺乏资金、技术等等都是造成当地贫困户问题突出的主要原因。卢洪庚和妻子冷淑荣两个都是因病残致贫。卢洪庚告诉记者,他出生在一山之隔的湖南,6岁时因家里太穷被送到修水,可来了不久养父就死了,他就靠着村里人照顾和救济长大。
卢洪庚夫妻都是长期病患,前些年卢洪庚还做了切胃手术,欠下了不少治疗费用,因为扶贫政策,他们如今可以领到各种免费的基本类药物。“小时候靠救济长大,现在又享受到低保,希望我死了可以把遗体捐给国家,作为回报。”卢洪庚这样告诉记者。
“除了享受到医疗扶贫,卢洪庚家因为房子破旧,卢家户口4口人将能享受到几万块的危房改造补助。”陈默告诉记者,卢洪庚本只有两亩梯田种植水稻,17年通过产业直补,他今年开辟了7亩油茶和2亩菊花,这些都能为他的家庭增加收入。
见到卢作凡时,他正在给油茶地进行冬季除草。卢作凡家致贫的原因是配偶大病,“对于这样的致贫家庭,有低保补助、对口的医疗健康扶贫外,产业扶贫才能让这样的家庭有造血能力。”陈默告诉记者,卢作凡家申请了16万元的贴息贷款,他开辟了了8亩油茶和5亩菊花田。菊花当年可获收成,油茶树的结果期一般是5年。
卢作凡正在签字确认历年来获得的补助措施,他的家庭享受到生态补助、低保补助等等多项扶贫补助措施。
60岁的卢和才也是村里的“光棍”,住在一个破旧快要垮塌的老房子里。“卢和才单身,又长期患病。今年村里建了10户人家的搬迁安置点,其中有4套是给像卢和才这样的单身贫困户住的,现在房子已经基本竣工,年前就能搬进去。”陈默告诉记者。
“卢和才虽然年迈患病,但却是村里脱贫的榜样。”陈默告诉记者,他作为五保户本他本可住进乡里的养老院,但是他坚持要在村里生活。
卢和才通过产品扶贫政策,养了牛羊和几十只土鸡。“通过扶贫政策,这几年村民们养殖的家畜增多,而县卫计委的干部们都成了他们的销售员。”卫计委对口扶贫工作组组长曹战备告诉记者,这些绿色农副产品在干部们的朋友圈里已经热销,下一步还将帮他们搭建电商平台,让这些绿色农副产品走的更远。
77年出生的卢庆华,因为在建筑工地打工时候摔伤,十多年来都坐在轮椅上,靠年迈的母亲种田和亲戚的接济生活。“对于这样已经失去了劳动能力的贫困户,我们采取的是兜底政策。”陈默告诉记者,卢庆华享受低保,还有每年2000多的贫困补助,他还能享受到危房改造计划,我们年后就为他家修房子。
卢育林一家也是危房改造计划的受益者。卢育林家四口人,夫妻都患有长期慢性病,读完大学的儿子2017年在扶贫干部的帮助下在县里找到了工作,女儿自幼残疾,“黑户”十多年,也是2017年在扶贫干部的帮助下取得了户口,领到了残疾证和低保等补贴。
借助危房改造等2万元补贴,卢育林自己动手砌墙建房,2017年2月搬进了新家。新房的火塘里,卢育林的妻子冷秀兰熏起了腊肉。卢育林通过产业补助,今年养了4只羊,50只鸡。“家里没有了后顾之忧,过完年我就去打工赚钱了。”卢育林告诉记者。
陈默的平板电脑里,记录下了他任”第一书记“的日常。安装规定,每个月,陈默必须要20天吃住在村里。曾经在外做过多年的程序员,回到老家考上公务员的陈默,还自己开发了专门用于扶贫的数据库系统,这在当地扶贫干部中也是创举。
除了常驻村的“第一书记“,对口的扶贫单位还派驻了包村帮扶工作组常驻村中,4人组成的工作组每个季度必须驻村50天。记者了解,在当地的扶贫工作中,干部采取与每个贫困户结对的方式,每个扶贫干部每个月到贫困户家中不能少于3次。
陈默和工作组干部,查看贫困户安置点的建设情况。通过精准扶贫,2016年村中建房15户,2017年27户,2018年,计划为8户贫困户建房,这样就基本解决了贫困村的住房问题。
通过科技扶贫项目,村里2017年8月投入运营的光伏电站,到2017年的12月已经产生了2万元的收益,这些收益都将用于贫困户。“贫困户需要真正脱贫,关键是要激发自身动力,从自主经营,发展短期产业再到建立新型农业合作社等等,这都是我们努力的方向。”扶贫工作组组长曹战备告诉记者,在他看来,背靠黄龙山的太阳垄村最终的发展还是靠旅游,16年县卫计委为黄龙山修了登山道路,“登山道路才完成了一期,但已经有驴友来了,村民告诉我们因此农副产品的销售都多了不少。”
图25
“2018年,我们有个小目标,就是太阳垄村能够脱离深度贫困村的行列。”陈默用手机拍下了一片已经荒废多年,长满杂草的梯田。“很快,这片梯田将菊花盛开,油茶飘香。”
视界封底
PC版 | 手机版 | 客户端版 | 微信 | 微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