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 : 信息日报 > 跑腿新闻

南昌熊坊村一农房被蹊跷过户 村里拆迁新房主上门“收房”

发布时间:2019年12月11日     来源:中国江西网-信息日报     编辑:王世强     

    2018年,南昌青云谱区熊坊村正式被纳入三家店片区征迁范围。正当村民熊海林一家高兴时,一位胡姓先生来“收房”了。原来,这名胡先生在1992年便已取得熊海林家的农房证。胡先生称,农房拆迁后还建房屋应归其所有。“我家没有签字确认将农房证过户出去,胡先生的证是怎么得到的?”熊海林称,一年多来,他一直在为这事四处奔波,但因年限已久,屡屡碰壁。

    ■信息日报/信息日报客户端记者涂文华 文/图

熊坊村正在进行重建工作

    村民:农房被过户到陌生人名下 拆迁办已与其签约

    2018年3月15日前,熊海林已完成签约并搬迁,不过,至今还没拿到过渡安置费和拆迁补偿款。据熊海林介绍,胡先生带着农房证找到村委会和青山湖区拆迁办,提出熊海林家的农房归其所有,拆迁签约、还建后分房的主体理应是他。

    “我们不认识这名胡先生,我父母也没与任何人办理过农房过户之事。”熊海林称,胡先生称是从西湖区人民法院民事调解中获得他家房子的。

    熊海林说,他去西湖区人民法院了解相关情况,但没找到民事调解书档案。从熊海林提供的一张农房证图片看到,户主为胡姓人员。1992年,胡先生便取得了这份证件。但是,农房证上有盖章规定:农房不得典当、抵押,不得向城市居民出售。“胡先生为城市户口,按道理农房是没办法过户到他的名下。”熊海林表示疑惑。

    那么,房子为何会过户到胡先生名下?对此,熊海林解释称,其父母1990年办了一个弹线厂。当时,一名叫尚洪泉的老板联系其父母,称可提供棉花原料。“当时我家里没有钱,尚洪泉便提出将我家的农房证放在他身上,等生意有起色了再来换。”熊海林说,他们便把农房证给了尚洪泉,结果该人再也没出现,农房证也找不回来了。

    2018年3月以来,熊海林多次到法院信访部门反映,还到南昌铁路运输中级人民法院起诉,但因已超出诉讼期限,被驳回请求,事件毫无进展。

    “如今,胡先生拿着法院驳回的文书,再次找到青云谱区拆迁办,工作人员在上月底与他完成了签约。”熊海林说。

    新房主爱人:是当年花6万元购买的法院拍卖房

    12月10日,记者联系上了胡先生爱人。她说,当年是通过西湖区人民法院花6万元购买了那套房屋,并从房管部门办理到了农房证。“没有正规的合法文书,我们也不会去买。”胡先生的爱人表示,她也是受害者,买了近30年没住过一天,如今年事已高,该事件已交由子女处理。

    “胡先生不是我们村的人,没在村里住过。”熊坊村委会书记说。熊坊村委会还出具了一份书面证明:“我村村民熊木廷(熊海林父亲)于1988年在我村建造了一栋农房,建筑面积约为500平方米。熊木延全家老小从1988年至2018年3月(该农房被拆除之前)一直居住在此。我村村民和村委会从未看见其他外人(包括胡某某及其家人)曾在此房屋居住或使用过。”

    拆迁办:对方持有农房证和法院拍卖文书,没理由不签约

    那么,青云谱区拆迁办为何会与胡先生签约呢?

    负责此次拆迁工作的青云谱区三家店街道办李姓工作人员表示:“胡先生确实不是村里的人,但他持有农房证和法院拍卖文书,我们无法调查其是如何获取农房证的,所以没有理由不和对方签约。”

    李姓工作人员表示,因房屋产权人未明确,两年前他们选择暂停对熊海林和胡先生的签约事宜,但等了这么久还没定论,再不与胡先生签约,会被投诉不作为。

    法院:如符合条件,原房主可申请再审

    对此事,西湖区人民法院工作人员回复称,由于相隔近30年,调解书档案有可能在负责当时调解的法庭,目前仍在找寻其具体的下落,“如果找得到,针对调解书的内容,你要推翻,有程序可以走。符合条件的话,可以申请再审。”该工作人员称,如果当初的调解书找不到,也可通过纪检监察部门反映情况,相关部门会根据调查情况判断是否符合再审条件。

PC版 | 手机版 | 客户端版 | 微信 | 微博

中国江西网版权所有

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:赣B2--20100072

网络视听许可证1406143号

新闻热线:0791-86849275